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楼梦新编
红楼梦新编
一日中午,宝玉觉得身子倦怠,便告诉袭人她们说:「我有点困了,要睡一会儿。」
袭人和晴雯就为宝玉宽衣解带后服侍他卧下。然后她们自己把衣服、裤子和鞋袜全部脱了,光条条、一丝不挂的跪在床边,两人分别将宝玉的脚含在嘴里,用自己的嘴和舌头开始给宝玉做睡前按摩。目的是让宝玉在舔弄的按摩中进入梦乡,这是宝玉在睡觉前袭人她们八个丫鬟必须做的事。
由于是午睡只能小睡一会,所以一般只做足部按摩。袭人和晴雯轻轻瓣开宝玉的脚趾,用舌头熟练地来回的舔着宝玉的每一个脚丫,用嘴来回的含着每一个脚趾,然后又从脚趾舔向脚心,这样好比是用嘴代替手进行按摩。袭人和晴雯又将自己的乳房移向宝玉的脚,用乳房为宝玉做按摩。宝玉在两个女人的舔弄按摩下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袭人和晴雯见他睡了,便起身起来分别吻了一下宝玉那软软的鸡巴后就坐在床边说起话来。
晴雯对袭人说:「我每当含着宝玉的鸡巴或者舔着他的屁眼时我的屄和屁眼就痒了,很想他马上来肏我的屄和屁眼。」
袭人说:「是呀,我也是这种感觉,你别看我平时这幺温柔、端庄,一但我的屄和屁眼被男人肏的时候,我就特别的淫荡,这个时候我就想宝玉狠狠的肏我、打我、虐待我,把我看成是一条母狗而不是女人。特别是每天早上起来他尿尿时我光条条跪在他面前张开嘴吃他的尿,我就很高兴,我是一条母狗了。」
晴雯接着说到:「还有,他要拉屎时我瓣开他的屁眼把屎舔出来吃了、有时张开嘴让他直接拉到我的嘴里然后吃了,我就会去亲他的屁眼和屁股。」
袭人说:「傻丫头,我们每次不都是这幺做的吗?老太太把我们两许配给了宝玉做小妾,还有她们六个丫头做陪嫁。而我们八个下贱的母狗又是宝姑娘、林姑娘她们的陪嫁。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宝玉服侍好,供他玩耍,讨他欢心。我们要瓣开屄、屁眼、龚起屁股让爸爸打,做他的性奴,这是我们做女人的责任,要让宝玉在性生活上得到最大的满足。」
一个丫鬟光条条地走过来问袭人:「姐姐还有什幺事需要做的吗?」
袭人说:「宝玉睡醒后可能要肏我们大家,你们几个现在把屄和屁眼洗干净,等着宝玉来肏.」
六个丫鬟每人端了一盆水蹲在那里开始洗自己的屄和屁眼,袭人和晴雯也各自端了一盆水洗自己的屄和屁眼。
袭人对六个丫鬟说:「大家要把自己的屄和屁眼瓣开洗,手指要伸进屁眼里面去洗干净,一个女人不把自己的屄和屁眼洗干净,男人就不会来肏你,就是肏你他的性欲也不会很高。」
丫鬟们洗了后来到袭人和晴雯面前龚起屁股瓣开屁眼和屄接受检查。
一个丫鬟说到:「你们看,宝玉的鸡巴硬起来了。」
袭人和晴雯看见宝玉那根软软的鸡巴慢慢地硬了起来,只见鸡巴越来越硬而且还在动。
晴雯说:「宝玉又在梦里肏女人的屄和屁眼了。」
袭人和晴雯俯下身用舌头轻轻地舔着宝玉的鸡巴和卵蛋,这时只见一股白色的精液从鸡巴里射了出来,然后鸡巴动了几下后就慢慢地软了下来。袭人和晴雯将精液舔吃后又把宝玉的鸡巴舔干净。
不一会儿宝玉醒了,袭人就服侍他起床。
宝玉见八个光条条的姑娘围着自己,说到:「我今天睡得真香。」并把在梦中和七仙女肏屄的事说给她们听。
只见袭人她们听得淫欲四起,有的摸向自己的小屄、有的揉搓自己的乳房,晴雯含着宝玉的鸡巴,将宝玉的手指捅进自己的屁眼里面。
宝玉的鸡巴受了刺激,一下涨得粗大坚硬。晴雯用嘴上下套弄着,并且舌头不亭的舔弄着宝玉的鸡巴头。而宝玉的左手摸着晴雯的屁眼和屄,右手伸进袭人的屄和屁眼里,袭人和晴雯的屄里早已湿了,淫水从屄里顺着大腿流了出来。
宝玉说:「想不到平日温柔、端庄的袭人也这幺淫荡,淫水流了我一手。」
袭人说:「宝玉我是你的女人、是一条母狗,女儿的屄和屁眼想宝玉来肏我。」
其它丫鬟也说我也要宝玉的鸡巴。
这时袭人和晴雯分别含着宝玉的鸡巴和卵蛋,宝玉的嘴吃着一个丫鬟的屄,另一个丫鬟把宝玉的屁眼瓣开舔着屁眼,另两个丫鬟分别将宝玉的脚趾捅时自己的屄里,宝玉的两只手分别摸着另两个丫鬟的屄和屁眼。这样宝玉的两只手、两只脚、嘴、鸡巴和屁眼都没有空,八个光条条的女人被一股又痒又麻的感觉从各自的下体传遍全身,呼吸也急促起来。
袭人和晴雯同时说到:「宝玉:快来肏我的小屄和屁眼吧。」
宝玉说:「哪现在你们该怎幺做。」
八个女人马上跪到地下排成一行,屁股翘得很高,双手背过身来把自己的屁眼和屄瓣开并且说到:「宝玉快来肏我们的屄、屁眼。」
宝玉站起来从袭人开始,把鸡巴肏进袭人的屄和屁眼里,来回的抽插,袭人娇媚无比,接着便发出了令人消魂的呻吟:「哦……啊……我的小屄好……好痒……啊……宝玉我爱你,我是你的女人、是你的性奴、是你的母狗,我是世界上最下贱的女人。啊、啊、宝玉狠狠的肏我的屄,我和我的母亲都是你的女人。」
宝玉问:「你妈妈是怎样让我肏的?」
袭人说:「我妈妈光条条、一丝不挂跪在你的面前,瓣开屄和屁眼供你肏,你把精液射在了我母亲的屄里,我妈妈才生下了我。」
宝玉问:「你妈妈是怎样生下你的?」
袭人说:「我母亲光条条、一丝不挂的躺在你的面前,叉开双腿、瓣开自己的屄生下了我这个小屄,我和我的母亲这一辈子都是你的母狗、你的性奴。」
袭人将雪白的屁股更高高地翘起,突出已淫水泛滥的屄和屁眼,迎合着宝玉大鸡巴的肏屄。
宝玉渐渐觉得鸡巴浸泡在淫液里,被温暖的肉壁紧紧包围着,十分舒适,他用一只手狠狠地捏着袭人的乳房、另一只手抓着头发把头提了起来。当要射精时宝玉就把鸡巴拔出来,又对着晴雯性感的屁眼肏了进去。
就这样宝玉把八个姑娘来回的肏了一遍。
当宝玉再一次肏袭人时,晴雯爬到宝玉的屁股后面把屁眼瓣开舔着屁眼,其他丫鬟有的含着卵蛋、有的舔屁股、有的和宝玉接吻、有的亲他的乳房,有的舔他的脚。
袭人和晴雯她们梳得整齐的头发已经蓬乱,柔软的秀发沾着汗水贴在脸上,脸庞被欲火烧得红红的,丰满的乳房有节奏地晃动着,喉咙里发出淫荡的呻吟。
宝玉的动作越来越凶猛,大鸡巴的肏屄一次比一次深,直抵屄心。
「啊……啊啊……大鸡巴……肏到我的……屄心……了……妹妹的……屄……爽死了……啊……噢……啊……哼……用力……肏……啊……啊……肏烂小屄吧……啊……啊啊……肏烂小骚吧……啊……噢……噢……我……我不行了……啊……要泄……泄了……我……死……了……」
袭人四肢一阵紧缩,身体抽搐着,达到了高潮。宝玉在八个女人的包围下终于射精了。
大清早,宝玉和黛玉正陪老太太说话,凤姐走了进来,先给老太太行了礼,然后道:「东府里珍大嫂子让我过去逛逛,我已回过太太,现给老太太告假。」
宝玉听了,立时闹着要跟去,老太太道:「就你爱玩。凤姐儿,你带上他,可得给我看紧了。」
宝玉对黛玉说:「妹妹,我们一块儿去吧。」
黛玉在宝玉的耳边说:「我今天来月经了,你自去和她们玩。」
宝玉说:「平时你来月经,我也是照样肏你的屄和屁眼,今天怎幺就不行了呢?」
黛玉说:「今天我流得很多,内裤都穿上了。你知道我们十二金钗平时都不穿内裤和乳罩,这主要是便于你随时搞我们、肏我们,平时来月经我都是只带月经带,但今天不穿内裤月经就会流出来,不信你看吗。」
黛玉把裙子撩起来露出内裤,宝玉伸手一摸说到:「都湿了。」
黛玉说:「月经都把我的屁眼打湿了,我马上要回去换月经带和内裤」。
宝玉只好换了衣服,和凤姐俩坐上了车,像往日那样,凤姐将宝玉搂在怀里,宝玉的头靠在凤姐高耸的胸脯上,手不自觉的就抓住柔软的乳房轻轻地抚摸着。双手伸进衣服里面,用力搓揉着肥大的奶子,手指捏住乳头用力的捻动。凤姐一阵骚痒的感觉从乳房传遍了全身,身子有点发软,心里竟是盼他再用力些。
宝玉抚摸着肥嫩的乳房,感觉乳头一点点发涨发硬,心下大喜。一边用手指逗弄着乳头,腾出另一只手掀起裙子,伸进去摸骚屄,凤姐的屄已经渗出了淫液。
宝玉叫凤姐把衣服和裙子脱了,因凤姐没穿乳罩和内裤,就一丝不挂地跪在宝玉面前,叉开双腿任宝玉摸自己的屄和大奶,而凤姐把宝玉的裤子脱了,含着他那根又大又粗的鸡巴,凤姐把屁股拱得很高,瓣开屁眼、屄说到:「宝玉来打我的屄、打我的屁眼、打我的屁股。」
宝玉抬起手就向凤姐的大屁股打去,只听见「啪,啪,啪」的响声从车里传出。车外的丫鬟听见响声就知道是宝玉在打凤姐的大屁股。
这时凤姐的一个贴身丫鬟撩开车帘问宝玉到:「宝二爷要不要皮鞭,」
宝玉一边打一边说:「这车上小了,不要。」
宝玉打了一阵后就从车上的小盒子里把两根假鸡巴拿出来,凤姐看见后马上把自己的屄和屁眼瓣开,让宝玉把两根假鸡巴捅进自己的屄和屁眼里来。
俩人正意乱情迷,车停了下来,宁府到了。凤姐匆匆穿好衣裙,屄和屁眼里还捅着两根假鸡巴便携着宝玉下了车,尤氏和秦可卿早领了众人等候。
尤氏见了凤姐,看见她的头发有点凌乱,便知道她和宝玉在车上淫乱了一翻,又见她双腿夹着走路,似乎怕什幺东西从腿间掉下来似的。就先嘲笑一阵,并伸手把凤姐的裙子向上一撩,就看见她的下身夹着两根假鸡巴。
凤姐说:「鬼丫头进了屋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然后进上房入坐。
可卿献上茶,宝玉问:「今日大哥哥不在家?」
尤氏道:「领着蓉儿出城去了。」
可卿道:「宝玉你的鸡巴这幺大,刚才在车上可把凤姐给美死了。」说着,下面的屄从裙子下滴出水来,双腿不自觉的夹了夹。
宝玉见可卿毫无廉耻,这样送上门来的骚娘们儿岂能放过,一把就将她拖过来,抓住她的头发,将大鸡巴插进樱桃小嘴。
可卿跪在地上,含着鸡巴用香舌舔弄起来,舔得宝玉又酸又痒。
宝玉叫尤氏拿了一把剪刀来,从背后将可卿的衣服剪开后衣服掉在了地上,可卿上身裸露了出来,两个雪白的奶子在不停的晃动,宝玉又用剪刀把她的裙带剪断后裙子也掉了下来,宝玉看见可卿白嫩的肥屁股,叫丫鬟把皮鞭和针拿来。宝玉用皮鞭狠狠地朝可卿白嫩的光屁股上打去,不多一会可卿白嫩的屁股就出现了很多鞭印,然后又用缝被面的大针狠狠的刺她的屁股,一共刺了三十几根针,每根针都刺进去了一大半,可卿的肥屁股上刺满了针。而可卿还是淫邪地把鸡巴含在嘴里,并用舌头不断地舔弄着,屄里流了一地的淫水。
凤姐和尤氏早把自己的衣裙脱了,一丝不挂来到宝玉面前为他宽衣解带,然后凤姐和尤氏跪在地下瓣开宝玉的屁眼开始舔弄起来。
可卿扭动着雪白的屁股,屄已经湿淋淋的了。
「你的屄又流那幺多水,真是个欠肏的淫妇。」宝玉说到。
可卿吐出鸡巴,娇媚地说:「好宝玉,你既然知道,就把你的大鸡巴肏进来嘛。」@@
可卿顺势趴在地上,叉开双腿,高高地翘起了粉嫩的大屁股,浪声道:「宝玉,侄媳妇的屄淫得不行了,求宝玉可怜可怜,用大鸡巴狠狠的肏我吧。」
宝玉故意逗她:「不行啊,在车上我才和凤姐肏了好久,累得很。」
可卿眼珠一转,道:「这样吧宝玉,你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累的活儿让我来干。」
宝玉道:「你的花样还真多。」说罢,就在床上躺下。
可卿双腿跨在宝玉身上,手扶着大鸡巴对准屄口坐下去,鸡巴被连根吞没。然后,她一上一下颠动着雪白的屁股,大鸡巴在屄内进进出出,片刻工夫,骚水大量涌出来,弄得俩人下体一片狼籍。
「哦……啊……啊……我的……小屄……好爽……噢……哼……大鸡巴……肏得我……美死了……啊……啊啊……」
宝玉说到:「肏死这个小淫妇。」抓住可卿的头发,将鸡巴塞进她嘴里抽插。
可卿喊不出声,只得拼命扭动身子。
宝玉舒服得大声呻吟:「哦,你可真是个荡妇,太舒服了……啊啊……肏得好……」
肏了一柱香的时候,交换体位,可卿仰天躺着,双腿成大字向上抬起,屄和屁眼正对着宝玉的鸡巴,宝玉的鸡巴对着可卿的屁眼就一肏到底。
可卿大叫一声说:「啊,宝玉的鸡巴真凶,」
这时凤姐和尤氏跪在宝玉的屁股后面,瓣开宝玉的屁眼舔弄着,凤姐用一只手摸着宝玉的卵蛋。
可卿的屄和屁眼被宝玉的鸡巴来回交替的肏着。
四人都激烈地蠕动着,屋里的丫鬟们也脱光了衣服围着宝玉她们自摸。整个房间里充满淫靡的气氛,不断回响着淫声浪语:「哼……噢……我的屄……爽到天了……啊啊……」
宝玉把鸡巴从可卿的屄里拨出来,拉着尤氏将身体翻过来,变成狗爬式,从后面进行肏屄,左冲右突,鸡巴在屄中更深的进入。
尤氏扭腰摆臀迎合着,尖声浪叫着,「啪、啪」肏屄声,和淫浪的叫声混合着在室内回响。
「啊……啊……哦……好哥哥……亲丈夫……好宝玉大鸡巴肏得……妹妹……我的小屄……好爽啊……哦……噢……肏到我的屄心了……啊……啊啊啊……喔……你的鸡巴……真大……啊……哦……用力……用力肏……肏烂我的小屄……」
尤氏的大脑一片空白,只知机械地扭动身躯,声音也渐渐减弱,在喉咙发着「咕、咕」的呻吟,在宝玉持续有力的肏屄下,终于达到激情的顶点。
俩人双双达到高潮。宝玉被滚烫的阴精一刺激,马眼一酸也想射精,随即想到还没肏过凤姐的屄,怎幺可以就此泄精,便忍住了。
尤氏浑身颤抖着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随即瘫软着一动也不动了。
宝玉放下尤氏,爬到凤姐身上,吻住了她的红唇,舌头伸进小嘴搅拌着。然后又去吻她的耳垂,沿着脖子吻下来,来到高耸的乳峰。使劲揉搓着肉球,奶头含进嘴里又吸又咬,爱不释手地玩弄着。
「凤姐姐,你的奶子好大,真是一对巨乳啊!」
凤姐在宝玉的玩弄下,又开始哼哼唧唧,要大鸡巴肏进屄里,就像一条发情的母狗。看到她淫荡的模样,宝玉也忍耐不住,于是开始又一轮肏屄。凤姐摆动柳腰,小肚子不断向上挺着,双手紧紧抱着宝玉的屁股。
可卿和尤氏在一旁看着,不觉又分泌出大量的蜜汁,她们爬到床边摇晃着粉臀,娇声道:「宝玉我的屄也要吃大鸡巴。」
宝玉伸手抚摸着两个女人的屄,见她们的小屄和屁眼都有些红肿,不禁诧异道:「你们还没够吗?真是天生淫荡的母狗。」
「是,我是欠肏的淫妇,母狗,我的小屄就是想要男人肏.」
宝玉才将鸡巴肏入可卿和尤氏的屄里,凤姐又叫起来:「不要……不要拿走大鸡巴……我要肏屄……快肏我的小屄……」
宝玉左右为难,一个丫鬟说到:「不如你们三个并排跪着,让宝玉轮流肏屄。」
「好,就这幺办。」
三个美妇人并肩跪着,高高翘起雪白粉嫩的屁股,沾满淫液的屄大大的张开,露出粉红色的肉洞,等待着鸡巴的肏屄。
宝玉一手抱一个屁股,一会儿肏凤姐的屄,一会儿肏可卿的屄,一会儿肏尤氏的屄,忙得不亦乐乎,三个美妇扭腰送臀,争相迎合,淫声浪语不断,不久相继达到高潮。
终于,在凤姐的尖叫声中,宝玉将阴精射入她的屄里。
四人抹拭干净,穿好衣服,走出房门便看见丫鬟宝珠裙子撩到腰际,露着光溜溜的下身,一个小厮在后面正干着她的小屄,见她们出来,赶忙分开,垂手肃立。
可卿道:「你们先肏着,等完了进去和她们一起收拾一下。」
宝珠应了一声,两人又肏起屄来。
宝玉好奇地问:「你们府里的女子都不穿裤子吗?」
「岂止裤子呢,连内衣也不穿的,这样肏起屄来比较方便。」
「这法子好,我屋里的丫鬟就不穿裤子和乳罩,以后我也叫她们内衣也不穿。」宝玉又对凤姐说:「今后东房、西房的丫鬟也不许穿内衣,我好随时随地肏她们,肏她们的屄和屁眼。」
「哼,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便宜了你。」凤姐说到。
一边说笑着,到了花厅,尤氏早已命人摆好宴席。吃过饭又玩了一会儿牌,至掌灯时分,才起身告辞,回到荣府。
袭人见宝玉回来,忙上前迎接,换过衣服,又端上茶,方问:「今儿玩得可好?」
于是宝玉将今天在宁府里的事给袭人她们细说一遍,袭人听着吃吃的笑,不觉情思荡漾,屄痒了起来。她伸手搂住宝玉的脖子,娇声求欢:「都是你说的那些事,让我的屄也湿了,好二爷、好宝玉,你也给我肏一下嘛。」
宝玉在她奶子上摸了一把说:「不行啊,今天我可累得狠了,我要睡了。」
袭人无奈,只得服侍宝玉睡下,照例用嘴给他做了睡前按摩,然后含了一会牙儿、舔了一会屁眼后自己也去歇息了。
第二天晌午,宝玉在路上遇着宝钗和她的两个贴身丫鬟,就和她们向凤姐这里走来。
路上宝玉问宝钗:「你们穿内裤、乳罩没有?」
宝钗说:「都没有穿,里面是空心的。」
因平时府里都是些丫鬟,男人们都在外面做事去了。宝钗和两个丫鬟就将裙子撩起来露出雪白的屁股和流着淫水的屄给宝玉看,宝玉用手摸着宝钗雪白的屁股,然后又摸向骚屄,发现屄水流了很多。
宝玉说:「我才摸你,屄水就流了这幺多」
宝钗说:「我在路上看见你我的屄就痒了,这个时候屄当然要流很多淫水嘛!」
宝玉说:「想不到平时端庄、贤淑的大家闺秀也这幺淫荡」
宝钗说:「宝玉,我们女人平时看起来很高贵,一但光条条叉开屄被男人肏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下贱的荡妇,而且自己都想成为下贱的性奴。宝玉,我就是这样的女人,我是你的女人、是你的性奴,我这光条条的身子是你肏我妈妈的屄后生出来的,我的母亲一丝不挂、光条条的睡在你的面前,叉开双腿,瓣开她的屄和屁眼,供你的大鸡巴肏.」
宝玉说:「你的妈妈除了让我肏她的屄、屁眼还怎幺做?」
宝钗说:「我妈妈光条条的跪在你的面前,拱起屁股让你狠狠的打她的光屁股,然后瓣开屄、瓣开屁眼让你打她的屄和屁眼。她又跪起来把两个乳房拿给你打,然后又把自己吊起来,叉开两腿,你用皮鞭狠狠地鞭打我的母亲,我妈妈在你的面前是一个骚货,是一条母狗,是你下贱的女人。我妈妈光条条、一丝不挂跪在你的屁股后面瓣开你的屁眼,用她的舌头舔你的屁眼。」
这时宝钗和两个丫鬟都把自己的衣服和裙子脱掉了,光条条,一丝不挂的和宝玉一边说着话一边走着。
宝玉一只手伸进宝钗的屄里,另一只手打着宝钗的光屁股,而宝钗的手也伸进宝玉的裤子里,捏着又粗、又大、又硬的鸡巴。
就这样一路来到了凤姐的院里,也没让小丫鬟通报。一进屋,见凤姐、黛玉、平儿、探春、惜春、元春、史湘云、尤氏、秦可卿等十二金钗都在里面。
宝玉道:「我们大家来做游戏。」
黛玉她们说到:「好啊,做个什幺游戏呢?」
凤姐说:「我们来猫捉老鼠。」
宝玉说:「怎幺捉法?」
凤姐说:「我们把你的眼睛用布蒙上,你来捉我们,捉到后猜是谁。」
黛玉说:「我们姐妹们都把衣服脱掉,一丝不挂的让你来摸,看你摸不摸得出来是谁?如果摸出来了就打那个人的屁股,没有摸出来就打你的屁股。」
宝钗说:「你要用嘴亲、用舌头舔。」
史湘云、探春她们说:「你要舔我们的屄才认得出来。」
宝玉说:「这还不容易吗,你们的身子、乳房、屄、屁眼、屁股、我早已摸熟了的,也不知舔过多少次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凤姐她们就在院子里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光条条的,然后又把宝玉的衣服裤子也脱掉,把宝玉的眼睛蒙上后说声开始,宝玉就开始捉迷藏了。
只见史湘云、平儿来到宝玉的后面用手摸了一下宝玉的光屁股,宝玉马上转过身来去抓,但没有抓住。
惜春、尤氏摸了一下宝玉的鸡巴后也溜走了。
这时黛玉过来捏着宝玉的鸡巴,宝玉马上抓住黛玉。先摸她的脸,又摸向乳房。感觉两个乳房不大不小、柔软而富有弹性,而宝玉的鸡巴在黛玉的揉捏下已变得粗大而坚硬起来。这时宝玉拥抱着黛玉并吻着她的嘴,舌头伸进嘴里,黛玉也张开嘴用舌头迎合着宝玉。两个人就这样一丝不挂、光条条的站在那里狂吻了一会后,宝玉又用嘴含着乳房吸吮着,只感觉一阵阵少女的体香不断地传来。
这时宝玉已基本猜出了一个大概,是宝钗、史湘云、探春、惜春、黛玉她们几个之一。但宝玉心想只摸乳房摸不出是谁,于是又向下身摸去,宝玉蹲下来摸着黛玉的屄,黛玉也配合着宝玉把双腿叉开,宝玉瓣开黛玉的屄伸出舌头开始舔着,仔细地、轻柔地吸、舔着屄,温软的舌头在湿润的屄上快速、灵巧地滑动,施展口技,不断挑逗,仔细舔着小屄、屄毛、大腿根部边缘,让黛玉发出声声娇喘呻吟,从声声淫荡浪叫中,终于听出是黛玉。
大家见宝玉认出了黛玉都为他鼓起掌来。
黛玉高兴的爬在地上,叉开两腿,屁股翘得很高说到:「宝玉来打我的光屁股、屄,」
这时一个丫鬟拿来一根竹片递给宝玉,宝玉用竹片捅了一下黛玉的屁股说到:「这是什幺?」
黛玉说:「这是我的屁股,是供你打、供你摸、供你玩耍的,」
宝玉就拿起竹片向黛玉的屁股打去。
黛玉说到:「宝玉打重点,把我这个下贱的光屁股打烂。」
宝玉就狠狠地朝黛玉的屁股上打去,每打一鞭屁股上就出现一条鞭印,不多一会整个屁股就布满了鞭印。
这时宝玉又捅了一下黛玉的屁眼,黛玉马上把屁眼瓣开并且说到:「这是我的屁眼,是供你肏的、供你打的。」
宝玉又拿起竹片打向黛玉的屁眼,打了十几鞭后宝玉说又该打哪里。
黛玉翻过身来仰躺着,双腿向上叉开,双手瓣开屄说到:「宝玉打我的屄,我的屄是供你玩耍、供你肏的、供你吃的、供你打的。」
宝玉又拿起竹片打黛玉的屄,打了十几鞭后说到:「该打乳房了。」
黛玉马上爬起来跪好,挺起胸脯说到:「宝玉这是我的两个奶子,也是供你摸的、供你捏的、供你玩的、供你打的,你打的时候,我的两个乳房还要为你跳舞。」
宝玉每打一鞭,黛玉的乳房就跳一下,打了左边又打右边,然后左右乳房一边打一下,黛玉的两个乳房就不停的来回的跳舞。
宝玉在打黛玉时,凤姐和平儿跪在宝玉的面前含着他的鸡巴和卵蛋,史湘云、惜春她们跪在宝玉的后面瓣开屁眼舔着。
宝玉说第一个老鼠抓到了,现在该抓第二个老鼠了。@@
姑娘们高兴地说好啊,又开始捉迷藏了。
姑娘们看着宝玉那又粗、又大、坚硬无比的鸡巴,每个人的骚屄都流出了很多淫水。
宝钗马上走过去抓住宝玉的鸡巴,并跪在地下把鸡巴含在嘴里。
林黛玉和凤姐一看也马上跪在宝玉的胯下,黛玉把宝玉的卵蛋含着,凤姐舔着宝玉的下身。
史湘云、探春、惜春跪在宝玉的屁股后面,瓣开屁眼舔着。
其他姑娘也围了上来,有的和宝玉接吻,有的舔宝玉的乳房。她们把捉迷藏的游戏早抛到九宵云外去了,完全沉侵在淫荡的性生活中。